夺冠,不是我生活的唯一

摄影 | Stamlee 编辑|林宏贤 新浪图片出品

叶钊颖,前羽毛球世界冠军,在长达十余年的职业生涯中占据着国羽女单一号的位子,从1995年到1998年期间,8次位列国际羽联女子单打世界排名第一。一切顺风顺水,叶钊颖的职业运动员生涯却止步于颇有争议的“让球风波”。如今,她笑着说:“夺冠,不是我生活的唯一”。

夺冠,不是我生活的唯一

  叶钊颖,朋友们都叫她“叶子”。作为前羽毛球世界冠军,在长达十余年的国家队生涯中,大部分时间都占据着女单一号的位子,从1995年到1998年期间,她8次位列国际羽联女子单打世界排名第一。

  一切顺风顺水,叶钊颖的职业运动员生涯却止步于颇有争议的“让球风波”。

  在2000年悉尼奥运会女单半决赛中,叶钊颖以两局8∶11输给队友龚智超,让对阵丹麦选手马丁更有把握的龚智超轻松晋级,最终决赛上龚智超取胜夺冠。当时,国羽“让球”的传言便甚嚣尘上。

  转眼,退役已十多年。如今,每当有人再提起,叶子都会微笑着说:“夺冠,不是我生活的唯一”。

 

  运动是为了夺冠

  出生于杭州西子湖畔,叶钊颖15岁进入国家队后,就一直在北京生活。遇到家乡的朋友,或者接到老家人的电话,她还会讲“杭儿风”,但口音里已经带上了浓浓的“京味儿”。

  她出生在一个运动世家,父母亲分别是足球和田径运动员,遗传给了她高挑的身材、坚忍不拔的韧性和耐力、清晰的判断,和良好的协调性。从10岁开始进入浙江省羽毛球队,15岁进入国家队,16岁就拿到第一个世界青少年羽毛球赛冠军。

  “小时候想得单纯,就是要进国家队。拼命的训练,总希望在有机会比赛的时候把握住机会,能够让自己梦想成真,运动就是为了夺冠。”叶钊颖说。

  在此后的十多年里,叶钊颖一举夺得两次世锦赛女单冠军、三次世界羽毛球系列大奖赛总决赛女单冠军、两届苏迪曼杯混合团体冠军主力、三届尤伯杯赛冠军主力、三次全英公开赛冠军和多次日本公开赛女单桂冠。

  诸多媒体报道中,对叶钊颖这样描述:她的体育生涯,在十分具有争议的2000年悉尼奥运会女单铜牌中落下帷幕。

  然而,她自己说:“准确地讲,那只是我羽毛球职业运动的落幕,运动已经注入我生命,它将伴随我一生。”

  也正是经历了奥运会“让球风波”,叶钊颖开始反省自已:从小树立的“运动就是为了夺冠”的想法,对吗?

  拼搏、厮杀、辉煌,赛场上的呐喊助威、鼓掌欢呼;领奖台上的耀眼光芒、唯我独尊;这些是运动唯一的追求和目标吗?

 

  运动注入我的生命

  叶钊颖与许多羽毛球退役运动员不太一样,退役后,她几乎脱离了羽毛球的圈子。朋友们常常问她“最近在忙什么?”她的回答也永远是两个字:玩儿,像个北方大妞一样,带着京味儿。如她自己所说的那样,“运动已经注入了我的生命”。

  她开始打网球、打高尔夫、骑车、游泳、滑水、登山、滑雪、户外越野、马拉松……与生俱来的运动天赋让朋友们羡慕不已,她总是,学一样,很快就精一样。

  打网球,在接受发球速度的测试时,她曾让人看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数字:时速173公里!这个数字意味着什么呢?根据当时在中国网球队内进行的统计,郑洁的发球速度只有154公里,即便是发球力量最大的李娜,那段时间的发球速度也只是171公里。

  登山,2013年7月29日,她在微博中说道:“各位亲,我今天早上4点出发7:15终于冲顶慕士塔格峰成功,下午5点回到大本营,一切都好请大家放心”。现在,她每次去国家登山队练习攀岩时,一看到那个珠峰模型,就挪不开步子了……

  打高尔夫,她可以稳定在80多杆。

  有人建议她“叶子,进军职业高尔夫吧”。她总是笑着回答“让我想想”。

  叶钊颖说:“一听职业这两个字,就想到要去夺冠,马上就觉得不好玩了”。

  退役不久,叶钊颖就升级做了母亲。女儿,叫Angel,被叶钊颖昵称为“精豆儿”。Angel 13岁就已长到了1米72的高个,俩人去逛街,搭着肩膀,背后看着象姐妹俩。学校的各种体育比赛,常常拿第一。有记者在采访时问“你没考虑让她打羽毛球吗?”

  叶钊颖说:“我从不逼她去学什么或者做什么,运动就是玩,心情愉悦就好。最近,她好象喜欢上了马术。”

 

  运动让他人获得快乐

  尝试着玩各种运动项目,在这个过程她也认识了越来多的运动玩伴。大家一拍即合,由她和歌手沙宝亮、音乐人栾树、体育产业专家张庆、CCTV5资深导演傅佳伟共同发起创办的Yes体育俱乐部正式成立。取名“Yes”,这谐音像大家对她的昵称“叶子”。

  2015年,由Yes体育俱乐部发起并完成国内首次城际穿越跑。在48小时不间断的接力赛跑,从北京到张家口,穿越跑活动全长约300公里。

  2016年7月31日晚,第二届城市穿越跑从张家口崇礼太舞滑雪小镇启程,历经4天,于8月3日抵达北京,并以“沙出重维”演唱会收官。这次参与的人数达到了60人,不仅有郝海东、邓亚萍、王丽萍、钱红等体育明星参与,还有沙宝亮、于谦、谭维维、洪剑涛等影视明星和歌手加入。

  叶钊颖说:“我们希望用奔跑唤醒一个人,用音乐唤醒一座城,让越来越多的人参与运动,这才是最大的快乐”。

  忙于活动的组织工作,她整整一个多月没好好睡,四天接力跑结束,叶钊颖累得躺在车后座几分钟就睡着了。呼吸声中,隐约带着微笑。

  摄影/撰文 Stamlee

欢迎联系我们

 

如果您有悄悄话想告诉我们,欢迎私信@看见微博;
如果您也有故事想通过摄影的方式来讲述,欢迎来稿。
邮箱:sinaphoto@vip.sina.com

夺冠,不是我生活的唯一

摄影:Stamlee 编辑|林宏贤     新浪图片出品 2016-08-13 19:46:22

1/35
  • 叶钊颖(左二)与同伴徒步在一望无垠的甘肃沙漠上。作为前羽毛球世界冠军,在长达十余年的国家队生涯中,她大部分时间都占据着女单一号的位子。退役后,她开始打网球、登山、滑雪、马拉松,和朋友一起去户外越野。与生俱来的优良运动基因,让她自如地驾驭各项运动。

  • 在她的书房里,放置着叶钊颖当年在赛场上的照片。父母亲都曾是运动员,遗传给了她高挑的身材,从小练田径。从10岁进入了浙江省羽毛球队,15岁进入国家队。16岁就拿到第一个世界青少年羽毛球赛冠军。老照片记录下这些曾经的辉煌。

  • 诸多媒体报道中,对叶钊颖这样描述:“她的体育生涯,在十分具有争议的2000年悉尼奥运会女单铜牌中落下帷幕。”然而,她自己说:“准确地讲,那只是我羽毛球职业运动的落幕,运动已经注入我生命,它将伴随我一生”。她离开赛场,但没停止步伐。

  • 叶钊颖有个女儿Angel,亲昵地称她为“精豆儿”。Angel今年13岁,已长到了1米72的高个,在学校的各种体育比赛中,常常拿第一。现在,叶钊颖有更多的时间可以陪伴家人,在运河边的书店,她们可以静静待上好几小时。

  • 有记者在采访时问“你没考虑让她打羽毛球吗?”叶钊颖说:“我从不逼她去学什么或者做什么,运动就是玩,心情愉悦就好。最近,她好象喜欢上了马术。”(受访者供图)

  • 叶钊颖与许多羽毛球退役运动员不太一样,退役后,她几乎脱离了羽毛球的圈子。只是偶尔和熟悉的朋友们一起玩玩,那是一种与在球场上比赛完全不一样的感觉。

  • 前中国足球运动员郝海东,是她最好的网球球友之一。与生俱来的运动天赋让朋友们羡慕不已,她总是学一样,很快就精一样。

  • 很长一段时间里,叶钊颖沉浸于攀岩和登山运动。那段时间,她觉得“运动就是玩,就为了心情愉悦”

  • 2013年7月29日,她在微博中说道:“各位亲,我今天早上4点出发7:15终于冲顶慕士塔格峰成功,下午5点回到大本营,一切都好请大家放心”。(受访者供图)

  • 如今,她每次去国家登山队练习攀岩时,一看到那个珠峰模型都会端详一阵,几乎挪不开步子了。

  • 尝试着玩各种运动项目,在这个过程她也认识了越来多的运动玩伴。于是大家一拍即合,由她和歌手沙宝亮、音乐人栾树、体育产业专家张庆、CCTV5资深导演傅佳伟共同发起创办的Yes体育俱乐部正式成立。之后,开始装修办公室。每一件家具,都是由她自己去挑选。

  • 俱乐部成立之后,她一下子变得忙碌起来,每天都要去见各个行业的人,谈合作、谈赞助。从体育赛场退下后,叶钊颖开启了另一种人生。

  • 2016年7月31日,叶钊颖组织第二届城市穿越跑。以接力跑的形式,历经4天从张家口抵达北京。这次城市穿越跑,郝海东、邓亚萍、王丽萍、钱红等体育明星,以及沙宝亮、于谦、谭维维、洪剑涛等影视明星和歌手都参与其中。

  • 相声演员于谦也加入到城市穿越跑当中。

  • 演员洪剑涛也受邀来参加跑步活动。叶钊颖说,对于俱乐部的成员,他常常要督促他们坚持锻炼。一年下来,他们腰围下来了,脚步轻松了,这也是一种成就。

  • 每个参与的跑友,到达终点后总要与叶钊颖来个拥抱。她说:“做为组织者,退到幕后,让大众参与并得到认同和站在领奖台上的感觉不一样,同样是愉悦的心情,但更有成就感”。

  • 做为组织者,叶钊颖承担着与以往做运动员时不一样的压力。虽已做好后勤保障准备,但她还是怕意外发生,一再提醒工作人员小心再小心。

  • 8月1日凌晨,一个跑友到达终点,这一天,正好是他的生日,叶钊颖和组织团队一起为其庆生。

  • 城市穿越跑临近结束,叶钊颖终于可以坐到车里休息一会儿了。不过几分钟她就在疲困中入睡,呼吸声中,隐约带着微笑。

视频

收藏成功 查看我的收藏

已收藏!

您可通过新浪首页(www.sina.com.cn)顶部 “我的收藏”, 查看所有收藏过的文章。

知道了

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