爸爸,我在这儿等你

摄影 | 大朋哥 编辑 | 秦翼 北京百莲诺文化、新浪图片联合出品

榕榕一直在等待爸爸回来,可她不知道,一份亲子鉴定让爸爸和她没了血缘关系。3岁时,爸妈离婚,6岁时,妈妈离世,榕榕只能和外公外婆挤在5平米的出租屋里。【点此看视频】

爸爸,我在这儿等你

图/文:大朋哥

视频:陈志豪、马海东

爸爸妈妈离婚了,家里只剩榕榕(化名)和妈妈,那年她3岁;家里卫生间煤气泄漏,妈妈中毒离世,那年她6岁;报户口时,一份亲子鉴定书再掀波澜,那个叫了6年的“爸爸”,竟然和她没有任何血缘关系……

如今,榕榕8岁了,她和年迈的外公外婆蜗居在福州火车站旁一个狭小的杂物间里。每每看到同龄孩子跟父母嬉闹,她总是羡慕,然后悄悄地问外公:“我的爸爸在哪里?”

外婆看车,榕榕帮忙收钱

晚上8点,晚风吹走街头的燥热,福州东街路口,一群吃过晚饭的父母,带着孩子逛街、纳凉。榕榕站在橱窗前,羡慕地看着属于别人的天伦之乐。顿了几秒后,榕榕看见有人在停电动车,她赶紧跑过去收钱,然后飞快地转身跑回去,把钱递给外婆。

“我每天要干12个小时,榕榕隔天都会来帮忙,晚上10点后再回住处。”外婆连海妹说,虽然她也心疼孩子,但实在没办法。

一年前,连海妹的女儿意外去世,留下6岁的榕榕。为了抚养外孙女,缓有通风的她和老伴一起离开老家晋安宦溪镇,到福州市中心谋份生计。在好心人的帮助下,连海妹开始在大洋百货看车,老伴刘灶灶给人当门卫,两人合起来一个月赚2000元左右。

生活虽然艰辛,但一步步也挨过来了。如今老两口最着急的是榕榕的户口问题,“孩子马上要上小学了”。

榕榕的困惑:“爸爸在哪?”

外公刘灶灶说,榕榕没上户口,女儿去世后,他一直为这件事奔走。谁料,亲子鉴定出来,却发现榕榕不是女婿亲生的。“现在他(女婿)跟我们彻底断了关系。”刘灶灶说。后来刘灶灶听说,女儿在马尾区打工期间,和一名男子同居,但男子身份无从知晓,现在也不知道榕榕的亲生父亲是谁。

年幼的榕榕并不知道亲子鉴定书意味着什么,尽管外公三番五次要她改口,但榕榕不明白,一直都喊“爸爸”,现在怎么就不行了呢?

榕榕想父母时总会悄悄问外公:“我爸爸在哪?”老两口总是哄她说,等将来读好书,爸爸就会回来接她。连依姆说,她真不知道怎么跟孩子讲这些事,也不知道自己能抚养她多少年,未来也只能走一步,算一步了。

编辑:三人禾羽

榕榕亡母无父待救助

 

榕榕一直在等待爸爸回来接她,可她并不知道,一份亲子鉴定书让爸爸和她没了血缘关系。3岁时,爸妈离婚,6岁时,妈妈煤气中毒离世,榕榕只能和外公外婆相依为命。

 

微公益救助: 点此捐助榕榕

 

如果您有悄悄话想告诉我们,欢迎私信@看见微博;
如果您也有故事想通过摄影的方式来讲述,欢迎来稿。
邮箱:sinaphoto@vip.sina.com

爸爸,我在这儿等你

摄影:大朋哥 编辑 | 秦翼     北京百莲诺文化、新浪图片联合出品 2015-05-31 17:05:32

1/35
  • 榕榕每天起床第一件事情就是打扫过道。一个晚上过去,门口的平台就被各种高空抛物堆满,一开门臭气熏人。福州夏天湿热,屋里没有窗户,任凭天花板上的一台吊扇沙沙作响,闷热依旧。这个位于福州火车站旁的5平米小屋的一个月租金100元,三口人在这里一住就是3年。

  • 长期居住在阴暗潮湿的环境里,59岁的外婆连海妹腰腿痛风越发严重。除了每天吃药外,早晚,外婆都要各打一剂止痛针以减轻疼痛。榕榕年纪虽小但很懂事,每天早晨,她都会自己先起床穿好衣服后,再帮外婆起床。

  • 榕榕3岁时,爸妈离婚,她和妈妈一起生活。6岁时,家里煤气泄漏,妈妈中毒离世。随后一份亲子鉴定书再掀波澜,曾经的“爸爸”和榕榕没有血缘关系。外婆说:“爸爸不要榕榕,我要,我俩要嘛!”为了抚养外孙女,老两口每天早出晚归为生计奔波,没有人看管的榕榕只能跟着他们。

  • 从老家晋安宦溪镇来到福州,老两口也没什么技能,在好心人的帮忙下,外婆连海妹在福州东街口的大洋百货门口看自行车:“每天要工作12多个小时,榕榕隔天会来帮忙,晚上10点后再回住处。”晚上9:00,蓉蓉陪着外婆工作了一天,外婆买来一份凉面和蓉蓉一起在路边吃了起来。

  • 晚风吹走街头的燥热,福州东街路口,一群吃过晚饭的父母,带着孩子逛街、纳凉。榕榕站在橱窗前,羡慕地看着属于别人的天伦之乐。顿了几秒后,榕榕看见有人在停电动车,她赶紧跑过去收钱,然后飞快地转身跑回去,把钱递给外婆。

  • 在存车处和周围的人谈起没爹没妈的榕榕,连海妹不禁泪流起来。榕榕并不知道,亲子鉴定书意味着什么,她一直在期待爸爸有一天会回来接她。榕榕说:“如果爸爸没有离开的话,妈妈就不会走了。”

  • 晚上10点,路边的霓虹灯将褪去,榕榕撑着外婆一点点走在回家的路上。外婆说:“整日顶着烈日呼吸着尘灰,一个月收入700多元。自己腿脚不行,请榕榕帮忙,很不忍心,但别无他法。”

  • 外公刘灶灶今年65岁,他托人找了份门卫工作,一个月收入1300。门卫室里很狭窄,只能容下一人,榕榕在屋里睡觉,外公就在门外的藤椅上坐了一个晚上。说起女儿,刘灶灶说,他听说女儿在福州市马尾区打工期间,和一名男子同居,但男子身份无从知晓,现在也不知道榕榕的亲生父亲是谁。

  • 在福州市和外公外婆生活的日子里,与榕榕相处时间最多的,是家门口的流浪小猫,和外公值班室门口的小狗,它们陪伴榕榕度过一个个夜晚。榕榕问外公,“它们的爸爸妈妈在哪了?”外公说:“我也不知道呀……”

  • 比起同龄的孩子,榕榕坚强许多。玩耍时,榕榕不小心磕伤了膝盖,也不哭闹,自己回到外公的值班室找到了创口贴,熟练地处理伤口。

  • 玩累了,榕榕在外公的值班室睡着了。榕榕抱着兔宝宝,这是她最喜欢的玩偶,是一个好心人送给她的,榕榕每天都把它带在身边。

  • 因为户口原因,榕榕只能离开外公外婆,到距离福州市区20公里的,马尾区亭江镇亭江中心小学寄读。一个月只能回来一到两次。榕榕说她想爸爸:“以前爸爸会陪我去超市,接我放学,给我买最喜欢的东西。”

  • 在亭江中心小学寄读期间,榕榕被寄养在小姑家中。小姑把榕榕当成自己女儿一样看待,常常私下里给榕榕塞点零花钱。

  • 榕榕把零花钱钱存在小罐子里,她说:“外公外婆赚钱很辛苦,我想回到外婆外公身边上学,平时还能帮帮他们。这些钱以后用来补贴读书。”

  • 榕榕想父母时总会悄悄问外公:“我爸爸在哪?”老两口总是哄她说,等将来读好书,爸爸就会回来接她。外婆连海妹说,她真不知道怎么跟孩子讲这些事,也不知道她和老伴还能抚养她多少久,未来也只能走一步,算一步了。【点此捐助被爸爸抛弃的榕榕】

视频

点击视频,感受榕榕对家人的爱。视频:陈志豪、马海东

收藏成功 查看我的收藏

已收藏!

您可通过新浪首页(www.sina.com.cn)顶部 “我的收藏”, 查看所有收藏过的文章。

知道了

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