入世少林

摄影 | 凡一 编辑 | 米杜 新浪图片出品

早课毕,僧众移步斋堂,释永信居中而坐,佛门圣地少林寺,在游客涌入前难得清净片刻。2017年,举报释永信的官方调查结果出炉,他的诸多问题得到解释。此前的谣言看似尘埃落定,争论却未停歇。自98年成立“少林实业发展有限公司”起,少林寺和释永信就一直处在舆论的风口浪尖上。

入世少林

文/赵亢

  2015年,冬日的清晨满目寂寥,少林寺山门紧闭,整个建筑沉静在一片暗夜之中。

  凌晨五时,佛堂内传出阵阵木板敲击的声音,天色未完全放亮,僧众鱼贯进入大殿,依靠斑驳闪烁的烛光,早课悄然开始。

  诵经声渐起,佛堂的中央,一位中等身材,身形微胖的僧人面朝佛像站立。片刻,身旁有人奉上一个信封,他双手接过,口中默念经文,随即在香烛前点燃,火光骤亮,那位僧人的面孔登时清晰,站在人群后排的几位香客窃窃私语:“哦,他就是少林寺方丈释永信”。

 

方丈

  释永信一般不会出现在日常的早课,当日是为天津爆炸的伤者祈福,随着近一段时间的“弟子举报风波”,释永信甚少出现在公开场合。

  早课结束,僧众移步斋堂。释永信居中而坐,前方桌案摆放着一尊金光闪闪的大肚弥勒,正好将其身子遮挡。身后高挂“食存五观”,时刻提醒僧众:”面对供养,要算自己积了多少功德,并思量每粒米都来之不易“。

  站在门外的香客不少探头向内张望,更有甚者站在远处的台阶上拿望远镜观看。僧人倒是很习惯这样的”窥探“,全部低头用餐,整个斋堂安静的只听到碗筷相交的声音。

  早餐后,在两位年轻弟子的簇拥下,释永信缓步走出,此时有几位媒体记者在殿外守候,有人想近身提问,年轻僧人急忙拦下。释永信未回应,只是礼貌性的向周围人点头致意,转身向少林寺后院走去。

 

高香

  上午8时,少林寺各殿门执勤法师打开山门,早已在外等候的游客涌入寺院,刚才还清净的院子顿时显得格外嘈杂。

  第一拨进入的幸运儿小跑式的往前赶,几位中年女性在大殿前停住脚步,收敛呼吸,整理衣冠。少时停当,从布袋中掏出“高香”点燃,虔诚的举过头顶,三叩拜。

  “好不容易来一次,花钱总是没错的”。从贵州而来的李萍女士,一早上在少林寺共买了五样东西,”少林脆枣“、”少林饼“、”高香“、”念珠“、”佛牌“,一共花费820元。和她一起同团游览的15位团友,除了捐献的香火钱,此次在少林寺内的最低消费是40元。

  一对从福建平潭赶来的父子,脱离了团队,逢僧人便问方丈住哪个房间,这位父亲手拿一本蓝色封皮的线装书,封面标注“少林易筋经”的字样,”我们没去南少林,直接就来北少林了。想让方丈看一下,我儿子是学武的好材料“。

  孩子蹲在一边,使劲扒着门缝向一间紧闭的小屋内张望,有人指点,这间屋是方丈的居所。路人好奇,问此书在哪里寻得,这位父亲介绍“17.5元,去年双十一,在淘宝买的”。

  临近中午,少林寺内游客逐渐增多,人们一边抱怨着”厕所难找,人太多,连烧柱香还得排队“,一边在导游旗的召唤下继续互相簇拥着走向下一件庙堂。

 

武校

  释永信无论在任何场合都在强调:”少林功夫与禅是一种辩证关系,功夫既能强身健体,也是修禅法门,更是佛教护法的手段之一。

  下午15时,少林武僧已开始训练,西方圣人殿外围满了游人。但无奈寺内有其他活动,大门紧闭。

  游人不尽兴,有导游支招“少林寺后山有很多武校,此时都在授课,可以饱览少林武功绝技”。

  几位游人真的就按图索骥,在一段上坡后的山路旁,一群孩子正在训练。日头正烈,孩子身上”少林“字样的训练服已完全浸湿,斑驳一片。十几米的空地上,马步、踢腿、翻跟头分三组训练,“别偷懒,把每一个动作做到位,没做够数量不允许休息”,教练一边示范动作,一边扯着嗓子高喊。

  武校的作息是一日三练,早、下午、晚,各有一次练功时间,按照个人能力,教授科目也有变化。绳镖、双刀、少林棍、少林拳,少林的传统武术几乎都在涉猎。

  少林寺周边的武校有数十家之多,在介绍中几乎都标有“少林寺”、“正宗”、“禅武”等字样。多数学校宣称,本校的老师曾是少林寺武僧。

  武校基本有三种收费模式:普通班、普通全托班、高级全托班,价格从5000-30000元不等,每到寒暑假,各种短期班全部爆满。

 

  登封市武术运动管理中心副主任郑跃峰表示:“现在的少林武术是一个集聚性的产业,方圆10几公里的范围内聚集了9万多名武校学生,每年直接带来了较大经济效益”。

  当年,释永信在书中提到:“年少时,想长大了能不能也去出家,像说书人说的那样,过着惬意的生活,云来雾去,像神仙一般。” 

  2017年2月,有关部门的调查结果突然出炉,似乎一切谣言已经尘埃落定。各财经新闻网都刊发了标题为”网络举报释永信七大问题均查清“的专题文章。其中有一位河南网友在新闻评论处留言:“至少在看客的心中,少林仍然是少林,但如今它被金钱和流言裹挟”。

欢迎联系我们

 

如果您有悄悄话想告诉我们,欢迎私信@看见微博;
如果您也有故事想通过摄影的方式来讲述,欢迎来稿。
邮箱:sinaphoto@vip.sina.com

《看见·看不见》新书已上市,讲述有力的图片故事。

入世少林

摄影:凡一 编辑 | 米杜     新浪图片出品 2017-04-14 09:20:20

1/35
  • 凌晨五时,佛堂内传出阵阵木板敲击的声音,佛堂的中央,一位中等身材,身形微胖的僧人面朝佛像站立。他双手接过一个信封,口中默念经文,随即在香烛前点燃,火光骤亮,那位僧人的面孔登时清晰,站在人群后排的几位香客窃窃私语:“哦,他就是少林寺方丈释永信”。

  • 作为小说中的武林北斗和影视作品中的常客,中国没有哪个寺院的名气可以和少林寺相提并论。一苇渡江、达摩面壁、七十二绝技……少林寺拥有太多令人羡慕的故事,慕名而来的香客和络绎不绝的拜师学艺者,是少林寺得以笑傲江湖的资本。

  • 寺门还未开放,一位僧人将功德箱周边的落叶扫尽。上午8时,少林寺各殿门执勤法师打开山门,早已在外等候的游客涌入寺院。“好不容易来一次,花钱总是没错的。”从贵州而来的李萍女士,一早上在少林寺共买了五样东西,少林脆枣、少林饼、高香、念珠、佛牌,一共花费820元。

  • 一位男子在少林寺院内烧香拜佛,身后排队的香客耐心等待着这个面对大殿“正中”位置。早在2015年,少林寺的接待游客数就已突破千万人次,实现旅游总收入72亿元。

  • 少林寺的小和尚双手合十,等待僧人分发饭食。站在门外的香客不少探头向内张望,僧人倒是很习惯这样的”窥探“,全部低头用餐,整个斋堂安静的只听到碗筷相交的声音。据释永信回忆,80年代初,少林寺还只能用“废墟”来形容。十几个和尚守着28亩地过日子,到处是残垣断壁。

  • 1982年,电影《少林寺》一炮而红;1988年,少林寺首次公开对外表演功夫……短短数年间,少林功夫成了一张享誉国内外的金名片。“我们没去南少林,直接就来北少林了。想让方丈看一下,我儿子是学武的好材料。” 一对从福建赶来的父子拿着17.5元网购的《少林易筋经》线装书说道。

  • 来自非洲的学员在少林武僧的指导下苦练少林功夫。他们不仅要进行少林功夫基本功的学习,系统学习小洪拳、七星拳等少林拳法、十三枪、通臂刀等少林兵器和八段锦、易筋经等少林气功等,还要和少林寺僧人们一起学习汉语、习练书法、修禅悟道、推拿针灸。

  • 少林寺斋堂门口,一位敲钟的僧人双手合十站立,显出极好的武学功底。“少林功夫与禅是一种辩证关系,功夫既能强身健体,也是修禅法门,更是佛教护法的手段之一。”释永信无论在任何场合都在强调。

  • 1998年,少林寺正式成立公司,在释永信的经营下,少林寺已经形成了庞大的产业链。少林寺品牌影响力飞速提升,单是其周边的武校就已建立了数十家之多。这些武校在介绍中几乎都标有“少林寺”、“正宗”、“禅武”等字样。多数学校宣称,本校的老师曾是少林寺武僧。

  • 武校的作息是一日三练,早、下午、晚,各有一次练功时间。绳镖、双刀、少林棍、少林拳,少林的传统武术几乎都在涉猎。中午,武校的学生抱着饭碗在空地集合,等待前往食堂就餐。武校的生活除了周末的休息日,其余所有时间的活动都必须统一行动。

  • 武校高年级的学生正在练功后的放松活动——抻拉肌肉。武校基本有三种收费模式:普通班、普通全托班、高级全托班,价格从5000-30000元不等,每到寒暑假,各种短期班全部爆满。

  • 烈日下,武校的一位学生在室外练习少林武术。“现在的少林武术是一个集聚性的产业,方圆10几公里的范围内聚集了9万多名武校学生,每年直接带来了较大经济效益。”登封市武术运动管理中心副主任郑跃峰表示。

  • 在释永信的率领下,僧俗两众齐聚大雄宝殿外诵经祈福。“年少时,想长大了能不能也去出家,过着惬意的生活,云来雾去,像神仙一般。” 释永信曾在书中这样写道。可现在的少林,恐怕已不再是遁形远世的世外之所。

视频

收藏成功 查看我的收藏

已收藏!

您可通过新浪首页(www.sina.com.cn)顶部 “我的收藏”, 查看所有收藏过的文章。

知道了

0